如影随形

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模板分享 > 国外 >

银行高管辞职不仅仅因限薪 反映传统金融业困境

发布时间:2018-09-14 16:32编辑:采集侠浏览(151)

      银行高管辞职,不仅仅是限薪令的原因

      整体来看,可发现银行业高管主动选择辞职的背后,并非没有受迫的成分。在辞职潮的背后,投射出的是传统金融业所面临的某种困境。

      不管政策对传统金融业多么青睐有加,人才流失的口子似乎都在不断扩大。根据上市银行发布的公告统计,截至8月中旬,今年已有35位银行的“董监高”辞职,涉及岗位从行长、副行长到风控总监、首席信息官等。除9名因为年龄原因退休外,大部分都是个人原因彻底告别银行系统。其中仅华夏银行就有7名高管离职。

      传统金融业为什么会出现辞职潮?钱肯定是主要驱动力之一。随着限薪令的实施,银行业的固有高收入预期被撼动,越是高管越能感受到由此带来的收入预期压力。而互联网金融等平台有更市场化的薪酬体系,而且不会面对限薪令。有从监管机构辞职投入市场化机构者透露,与过去相比,收入高了10倍。在市场化机构获得的高收入,足以弥补从监管者转向被监管者、从传统银行转向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微妙的身份认知上的损失。每一个辞职案例,特别是高管的辞职,基本都代表了对市场化金融机构薪酬体系和发展空间的一次认可,这就是所谓的理性经济人的主动选择。

      但整体来看,可发现这种主动选择辞职的背后,并非没有受迫的成分。在辞职潮的背后,投射出的是传统金融业所面临的某种困境。正是这种困境,迫使体制内的许多人做出新的选择。一方面,随着民营银行牌照的发放,传统银行的市场优势地位开始动摇,而利率市场化向“最后一公里”的推进和互联网金融的崛起,又使银行不得不正视已经到来的市场竞争,过去依靠息差躺着就可挣大钱,现在却必须适应陌生的市场环境。

      另一方面,基于过去半行政、半市场化的经营模式,银行业运行着一套不利于人才发挥作用的用人制度和激励机制。

      当然,辞职潮的咎因也不能全部归于银行业格式化的体制上。与互联网金融相比,银行业承担着更多的宏观经济调控职能,而宏观调控并不完全以市场化方式进行。这在房地产业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也就意味着配合宏观调控的银行业,必须承担由此导致的各类制度性亏损。近年来银行业绩增速一路下滑,今年一季度上市银行利润增速降到了3.2%,而坏账却较往年有所上升,导致银行资产质量有所恶化。不能不说,这与所承担的调控任务趋于复杂化有关。

      体制弊病难除,承担职能繁重,是银行业出现辞职潮的主要原因。实际上,不光是银行业,在“一行三会”中也同样出现了辞职潮。媒体报道,证监会去年约有3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目前正在办理离职手续的也不下20人。银监会和央行也有多名司局级干部转投包括民营银行在内的被监管机构任职。如果加上上交所、深交所等机构,辞职导致的空缺职位已达200人以上。在这种情况下,民营银行、互联网金融的崛起,适时提供了一个可选择的空间。

      个人跳槽可以脱离行业困境,但行业自身无法跳槽以脱离困境。就此而言,传统金融业辞职潮发出的是尽快改革现有体制以留住人才的警报。毕竟,人才的单向流动不能说是合理流动,形成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人才的相互流通,才能改进双方的基因,构建一个更适应现代社会的金融体系。

      □徐立凡(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