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随形

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模板分享 > 国外 >

寻获MH370客机残骸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18-09-14 16:36编辑:采集侠浏览(157)

      8月6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表示,在法属留尼汪岛发现的飞机机翼残骸属于马航MH370客机。

      法国当地时间8月5日晚,巴黎检察院的法国共和国副检察官马科维亚克在一个发布会上称,经初步分析和鉴定,“有很强的理由推测认为,7月29日在法属留尼汪岛附近发现的飞机残骸属于马航MH370航班的波音777客机”。

      目前,相关技术鉴定工作仍在法国图卢兹近郊的巴尔马军事实验室进行,来自法国、马来西亚、美国波音公司以及中国的专家将一同鉴定残骸。

      从这样一片长约两米、宽约1米的襟副翼上,我们到底能够获得哪些信息?

      襟副翼位于飞机机翼后端,是襟翼和副翼的混合体。在飞机降落起飞时,襟副翼可以和其他活动翼面联动,提供升力和拉力,帮助稳定飞机。而波音777襟副翼的位置在机翼的两个后缘襟翼之间,靠近翼根的位置。

      可以确定的是,经波音公司调查,这片襟副翼属于一架“波音777”。但法方目前仍未完全确定该飞机就是MH370。《纽约时报》报道称,这是由于襟副翼上发现的一处改动和航空公司提供的飞机维修记录中的描述没有完全匹配。

      法国民航安全调查分析局前任局长Jean-Paul Troadec表示,对这片残骸的分析将主要集中于它是否属于MH370,以及它是否能揭示MH370的最后时刻。

      大连海事大学救助与打捞工程专业教授弓永军告诉记者,通过残骸的损坏情况进行分析,可以大致推测出飞机是用怎样一种方式掉进海里的,是不是有空中爆炸,是直接掉落还是滑行坠落等。

      一位要求匿名的航空专家也告诉记者,通过残骸的金属断裂切口可以判断当时的受力情况,进而推测出是什么原因或者飞机以什么方式坠海。

      此前,MH370的失联存在多种猜测,但这次发现的襟副翼相对完整,目前调查也尚未发布碎片是否存在着火或其他物理损坏的结论。《航空知识》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王鑫邦在腾讯网撰文表示,襟副翼能够保持如此的完整程度,因为飞机有可能是以一个相对柔和的方式坠落到海面。因此,飞机失压导致缺氧的嫌疑越来越大。

      发现飞机襟副翼的留尼旺岛距离澳大利亚目前的搜寻区域有约6000公里,这块残骸是否能够为后续搜救提供定位?

      目前被广泛提出的有两种思路,其一是利用洋流进行反向定位,推测出原始的坠落地。其二是依靠襟副翼上的甲壳类动物藤壶来提供定位线索。

      国家海洋局环境预报中心研究员刘桂梅告诉记者,得知消息后,中心就在用一些现有的数值模型进行推测。但她也表示,准确定位是不可能的,但是大体来看,应该是随着南赤道流飘过去的。“因为确定的失事地点不是特别清楚,所以不确定性还是很大,但和目前的搜索位置大致是相同的”。

      此前澳大利亚专家曾以南印度洋的洋流制作了MH370残骸可能的漂流路线模型,标注出了不同时间段,按照洋流MH370可能出现的地点。该模型最终稍有误差——残骸是在飞机消失后17个月在留尼旺岛被发现,而按照模型,漂流到留尼旺岛大概需要18到24个月。不过大体上,这也符合预测。

      澳大利亚方面也发布声明,称发现残骸的位置与现状搜索的区域是一致的,搜寻队将继续海下搜寻。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洋流推理并没有实际意义。弓永军表示,这个点本来就在此前搜索位置的合理推测区域内,在没有新的证据出现之前,还是要遵循原来的范围去重点搜寻。澳大利亚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David Gallo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虽然残骸可能提供一些信息,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分析过程,尤其是距事发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时间。

      生态学家认为附着在襟副翼上的甲壳类动物藤壶可以为寻找飞机提供线索。

      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Ryan Pearson称,通过照片,他发现附着在飞机襟副翼上的生物是鹅颈藤壶或者有柄藤壶。他正在通过研究藤壶外壳的化学成分来分析濒危红海龟的洄游模式。

      Pearson称,可以通过研究藤壶分析当地的水温和化学成分。有专家指出,如果在襟副翼上发现的是栖息在低温海域的藤壶,则可以判定襟副翼是从更南边的地方漂来的。如果只有栖息在热带地区的藤壶,则说明襟副翼是从更靠北边的地方来的。

      Pearson认为,这可能将MH370的搜索范围缩小至几十公里或者几百公里以内,但不太可能确定一个准确的位置。

      目前,更准确的信息还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本报记者 刘星 实习生 张光辉)